走出去,带来音乐奇观

王征宇

如同公寓楼的四邻都开足了暖气,自己的屋子哪怕再冷,也是会被四围烘得暖融融的。惊险的斗牛,激情的足球,将庞大的艺术品付之一炬的自由不羁。西班牙式的狂热,都离不开音乐的推波助澜。明快的节奏,热火的气氛,狂野的舞蹈,吸引了好多欧洲国家的作曲家前去西班牙采风,均被当地的音乐迷得颠三倒四,纷纷写就情绪饱满的经典之作,留下自己独到的旅痕:里姆斯基·科萨科夫的《西班牙随想曲》、李斯特的《西班牙狂想曲》、拉罗的《西班牙交响曲》和夏布里耶《西班牙狂想曲》等,似乎不管如何内敛、冷峻的人,在西班牙也会情绪高涨起来。

而西班牙作曲家游历到其他国家呢,也会受到异地文化的影响,如写《伊比利亚》的阿尔贝尼兹等。十九世纪末的西班牙作曲家德·法亚,因为去了法国,从而进入到德彪西的朋友圈,后来就有了“印象”味道深深的《西班牙花园之夜》。

法亚1876年出生于西班牙西南部的海滨城市加的斯,九岁开始学钢琴,1890年左右开始在马德里学习钢琴及作曲。他的作品,既有浓郁的西班牙民族情结,如《爱情魔法师》《火舞祭》等,也有完成于1915年,带着新颖乐潮的钢琴与乐队交响作品《西班牙花园之夜》,作曲家称其为“印象交响”,表达的就是作曲家独特的艺术经验。

乐曲包括“在赫内拉利费”“远方之舞”和“科尔多瓦山的花园”三个乐章。并不是纯粹描绘自然的音画,更像是一个拥有非常感受力的男人写下的散文诗,有惊人的敏锐。第一乐章“在赫内拉利费”,凝重而神秘的引子把我们带入庞大而古老的花园,迷宫一样的绿植,在夜色中舒展着丰沛而迷人的气息,其中是亿万生命的聚啸和躁动。钢琴时而空灵,如月光和微风联手,把影子拉长又揉圆,趁人不备,随时扭个新花样给你看看。时而钢琴又会出现“火冒三丈”的力量,如一只受到刺激的公牛使劲冲往对方的阵营。第二乐章“远方之舞”,很有“梦入神山教神妪,老鱼跳波瘦蛟舞”那样惊世骇俗的奇观,超越了现实范畴所能定义的约束与局限。跌宕的节奏,劲拔的旋律,怎么听都不像人间舞场。

西班牙音乐,既热情狂放,又忧伤蚀骨,既煽情,又克制,还能够精妙地表达印象。化本土为神奇,法亚的《西班牙花园之夜》,丰富了西班牙古典乐的多样性。

一个人的成长,格局很重要,但比格局更重要的,是视野。离开自己熟悉的圈子,也就能避免思维僵化、心灵麻木。如丁当在歌中唱的:“我下定决心,离家出走,才能带回属于我的美梦……温室的花朵,看不到天空,世界有风雨,才会有彩虹……”音乐人的故事,古今类同。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