堂堂互联网,何以如此风声鹤唳

对于互联网公司的股票,至少近半年以来,投资者的恐慌情绪从未散去,甚至有了点风声鹤唳的味道。

2022年1月4日,新年开市的第一个交易日,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等十三部门联合发布了《网络安全审查办法》,互联网公司的股票应声下跌。

最近半年以来,互联网行业成了资本市场的痛点。从美团反垄断、滴滴上市等事件一直到今天,大量互联网公司的股价一改往日的气势如虹,纷纷掉头向下跌跌不休,市场估值也不断创出历史新低,迄今为止被腰斩者比比皆是,整体被蒸发的市值更是以十万亿元计。

互联网行业究竟怎么了?还能恢复往日的风光吗?

堂堂互联网,何以如此风声鹤唳

01

无情的套路

过去20来年中,互联网独特的“玩法”,吸引着一批批创业者和投资人。7年前,当“互联网+”开始连接各行各业时,很多的实体企业老板都在担心,互联网会不会真的在第二天醒来时就已经把自己“干掉”了?

现在看来,当初的担心显得有些“杞人忧天”。然而,回顾互联网模式畅行的过往,它的无情、冷酷一面,确实让人担心。

互联网模式大体可以归结为两类:一类是To B端的扩张,一类是To C端的烧钱。

什么是To B端的扩张呢?我们都知道,互联网公司早期做软件产品或者网络服务,产品一旦研发成功,就开始使劲地对外销售,卖的越多,赚得越多。这一点与传统行业看起来没有区别,却是一个“一本万利”的生意。

为什么呢?很简单,一款软件的成本包括前期的研发投入和后期的维护费用,其中前期的投入占比最多,但是前期的成本在产品成型之后基本确定了,后期使用的客户越多,就可以不断地分担前期的成本,边际成本越来越少,理论上可以认为它的边际成本为零。

随着用户数量的增加,头部企业就可以采用降价的方式,“扼杀”后来的竞争者,从而形成自己的商业护城河。这就是为什么早期的互联网企业,包括现在某些互联网产品企业,要不断地扩大销售和市场份额。

比如AWS,这家世界起步最早的云计算公司,就是通过不断扩大市场份额、提高产品技术、不断降低价格的方式,阻止其他竞争者的进入,最终实现“一家独大”。当它“一家独大”之时,就掌握了产品的定价权,其他人没有话语权。

如果你觉得To B端的模式足够“阴险”,到了To C端,那就是“惨不忍睹”。

To C端的模式可以总结为烧钱。

《正经社》分析师梳理获悉,任何一家公司,想要让客户对自己的产品和服务产生比较高的粘性和忠诚度,其实很困难,传统企业只能通过不断地创造新产品来满足客户更复杂的需求,从而让客户对产品或品牌产生信任和粘性。

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,不断打造新产品很难,毕竟前期的投入比较大,而且虚拟产品不断出新的意义并不大。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,想要让用户忠实,那就让用户付出某些成本。

付出什么成本呢?比如:社交资源、学习/工作资源、行为习惯等等。比如微信,假设有其他聊天工具,你能放弃使用微信吗?当然不能,因为你的好友都在微信上,使用其他聊天工具,你的转换成本太高了。

怎么让用户心甘情愿地付出成本呢?烧钱,培养用户习惯。

比如,某互联网公司研发了某个产品或者服务,然后迅速开始通过广告、补贴、返现、拼单,甚至免费等方式吸引用户。于是,第一批用户开始使用这项产品,如果产品足够好,第一批用户就会吸引第二批,第二批就会吸引第三批……最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使用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被培养。

时间长了,我们的习惯也就被培养出来了。

我们都亲身经历过“千团大战”、“打车补贴大战”、“共享单车大战”……“烧钱”推广,迅速获客,教育用户,培养习惯,最后减少补贴,开始收费……这就是互联网行业独特的玩法。

假如你是百度网盘的忠实会员,现在会员费涨价了,或者补贴取消了,你还会用它吗?我想,大概率你还会继续用它。因为你可能已经有很多资料存放在百度网盘上,再换用其他云盘,你要付出的转换成本太高了。

用户对产品和服务的依赖度越高,公司背后的资本就越“嚣张”,随着大数据的积累和人工智能算法的支持,某些产品和服务甚至出现了“杀熟”的情况。

最终,我们这些用户就可能从他们口中的“上帝”,变成案板上的“鱼肉”。

02

躺赢的摩擦

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互联网企业从最开始做产品,变成了做平台。平台最开始确实提高了交易效率,但也赋予了平台特殊的“权力”。

什么权力?平台越来越大的大的过程中,也逐渐具有了制定并维护秩序,完成数据资源配置的权力。

比如,美团和饿了么对外卖骑手的控制,滴滴对司机的控制,淘宝等电商平台对商家的管理,腾讯对用户的控制……

有趣的是,这种现象不仅在国内,国外也是如此。脸书和推特在去年对某知名人物封号、亚马逊封号等等,都可以看出互联网平台的权力越来越大。

为您推荐